清雨阁 > 科幻·灵异 > 大道浮图 > 第一千零二章迷阵
听书 - 大道浮图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千零二章迷阵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无法搜索到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书海阁全拼)找到回家的路!

    蜃楼海市幻无边万丈擎空接上天

    或被狂风忽吹散有时仍聚结青烟

    此时,张雷附近的这些僵尸们,虽然惧怕张雷,但是却不怕司瑞发,听到了他的那声叹息,就如同爆发了一般,以排山倒海之势,向他扑了过去!

    “诶呀!我了个去!”

    司瑞发惊呼了一声,就向身后的墓门跑去。

    虽然司瑞发离那墓门很近,那里又没有多少僵尸,但是有一队手持强弩的僵尸已经瞄准他,并发射了弩箭。

    司瑞发刚刚被张雷给踹了一脚,腿脚有点不太方便,一个没留神,腿上就又中了一弩箭,这一见红,血腥味飘了出来,那些僵尸更是疯狂了,就好像是打了激血一般,全部追向了司瑞发。

    这些僵尸从张雷身旁经过时,都有意的避开张雷,这也让张雷搞懂了其中的道理,原来这些僵尸是惧怕张雷手中的这把宝剑。

    弄清楚了这其中的道理,张雷将手中宝剑举起,又仔细的查看了一番,原来这剑身上还有字!

    “杀一人,如同杀我父!yin一人,如同yin我母!”

    这把宝剑上刻的这两行小字,让张雷想起了明末清初的起义军领袖闯王李自成!

    明朝末年,中原灾荒严重,而朝廷奸臣当道,那真是民不聊生!

    当时李自成提出“均田免赋”等口号,获得广大人民的欢迎,部队发展到百万之众,成为农民战争中的主力军。

    三年后李自成在襄阳称新顺王,并在河南汝州歼灭明陕西总督孙传庭的主力,旋乘胜进占西安。

    次年正月,建立大顺政权,年号永昌。不久攻克北京,推翻明王朝。

    四月,多尔衮率八旗军与明总兵吴三桂合兵,在山海关内外会战李自成。李自成战败,退出北京,率军在河南、陕西抗击。

    一年后,在湖北通城九宫山元帝庙遭村民误杀致死。

    但是有传说李自成其实是逃走了!

    这段故事,张雷当初还是在评书里面听来的,当时张雷就深信李闯王是逃走了,现在看来这传说应该是真的!

    “救命!”

    就在张雷正回想起那段传说之时,那远处的祭祀台上突然传来一阵微弱的喊声。

    张雷听到喊声立即向那祭祀台跑去,来到近前,用宝剑试了试这祭祀台的楼梯,没发现什么问题,索性是一路小跑,就登上了这祭祀台。

    这祭祀台上面有一排铜柱,上面都绑着人,这些人都用黄布裹着,但是看样子,大多数人已经死去,只有两个铜柱上的人似乎还有微微的动作。

    张雷将那黄布撕开,发现这两个人居然是孙羽和陆繁华,立即就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原由。

    肯定是那个考古专家司瑞发把自己的所作所为推到了孙羽身上。

    张雷用宝剑很轻松的就将那铜柱上的龙须绳索斩断,将陆繁华和孙羽放了下来,但是两人都昏迷不醒。

    张雷简单为两人做了检查,发现这两个倒霉蛋,都中了尸毒!

    因为这来探墓就是为了抓僵尸拔牙,所以张雷准备了不少克制尸毒的药物,立即暂时为两人解了尸毒。

    虽然陆繁华和孙羽身上的尸毒已经被解,但这两个人毕竟是普通人,不是修士,被尸毒这一激,一时半会还醒不过来。

    见这祭祀台上面还算安全,张雷给这两人贴上驱邪符,就查看起了这个祭祀台,

    走着走着,张雷突然发现这祭祀台的一边有一圈插画,上面刻得也是祭祀的场景。

    就在张雷刚准备离开时,突然发现在一幅壁画上面,有三个小人,是怎么看怎么觉得眼熟。

    “我去!这不是画得魏天行和白红双雄这哥三吗!这画得也太像了!”

    虽然张雷对考古工作一窍不通,但也能看出来这壁画有年头了,但是这魏天行和白红双雄又是谁画上去的呢?

    张雷正满是不解,突然想到这幅壁画,也许是一个阵法,一个介质空间!

    想到这,张雷又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这幅壁画,只见在壁画的下面有一段蝇头小楷。

    “烟与水无际,迷茫小洞庭。潮回三楚白,山压五湖青。”

    这段诗句让张雷感到非常熟悉,上学时好像在课本里面读过,但是张雷当年上的是武校,能有这么一读,还有那么一点记忆,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了,至于这篇诗句出至那位名家之手,又是做于何年何月,何种情况,张雷就不知晓了,这可能就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吧!

    我华夏古代的诗句一般读起来都朗朗上口,但是其中的学问可就深了,往往是南辕北辙,所以张雷不敢拿魏天行等人性命去冒险。

    经过了一番思索,张雷取出一张驱邪慫符,小心的贴在了这幅壁画上。

    大概一支烟的时间过去了,这张驱邪祟符没有一点变化,说明这幅壁画没有半点阴邪之气。

    看来这幅壁画即使是个阵法,那也是个正常的阵法,没有半点害人的东西在里面,但是为什么又会把魏天行等人给吸进去呢?

    就在张雷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手中的那把宝剑炽热,而且还在微微颤抖!

    “看来这把剑还是关键所在!”

    这座祭祀台实在是太过于诡异和危险,而且还有陆繁华和孙羽两个病号躺在旁边,实在是耽误不得!

    与其坐以待毙,张雷决定冒险一试!

    张雷举起手中宝剑,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小心的向那壁画刺了过去。

    当那把宝剑点中壁画之时,居然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就在张雷认为是自己想多了,准备把宝剑收回的时候,突然那壁画上面出现了一个小漩涡,而且还把剑尖给牢牢的吸住!

    张雷眼见者这把宝剑被慢慢的吸进壁画当中去,也不敢松手,因为目前这把剑是和这壁画唯一有点关连的东西,而且这把剑削铁如泥,是把神兵利器,张雷也真不舍得!

    很快这把剑的剑身已经全部被壁画给吸了进去,只有剑柄还露在外面,不过按照这个吸力计算,也就是十秒左右,这剑柄也得被吸进去。

    张雷突然感到一阵心悸,这是危险的信号,虽然不舍,但是张雷也准备放弃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