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雨阁 > 科幻·灵异 > 嫡女贵嫁 > 第九十八章、曲志震背后有人?
听书 - 嫡女贵嫁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九十八章、曲志震背后有人?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听闻季侧妃的脸上也红肿了,就是因为曲四小姐进门的时候,替季侧妃擦了一下眼泪,至于这位曲四小姐,更是惨的不行,动也不能动,到现在还晕着,生死不知,也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活下来。

    传言的重点都在于氏身上,关于曲秋燕的事情,被有心人藏了起来,倒没有什么流言,只说曲秋燕也参于了陷害,心性和于氏一样的恶毒。

    而接下来从前面传来了一件事情,说是大理寺少卿越文寒知道于氏陷害自己的表妹,带着人追上了曲府的车马,当场和曲志震起了冲突,争执间两马相撞,曲志震从马上掉落了下来,把腿都摔断了。

    这个消息一经传过来,几乎立时就坐实了之前的前言,若不是真的,这位年少有为的大理寺少卿又怎么会跟曲志震起这么大的冲突。

    流言满天飞,说的都是于氏和曲志震的事情,还有一些当年不得不说的事情,听说于氏和曲志震两个关系早就暧昧不清,小越氏之死另有玄疑,以于氏这样的心性,害死小越氏也很正常。

    连前妻的一个女儿都留不下来,更何况原本的小越氏……

    曲志震的书房里,大夫已经替曲志震上过药,其实也不是摔断了腿,就是扭了腿,当时马已经不走了,拉扯之下曲志震没有越文寒的年少力大,把他直接拉到了地上,扭到了腿,只是眼下却不得不告假。

    “这事怎么办?”太夫人把人都赶走,连于氏和洛氏也被她赶了回去,眼下看着二个儿子问道。

    曲志霖没有说话,二弟向来比他强,而且这事还是二弟内院的事情,他一个当哥哥的也不便插手,不过对于于氏也没什么好感,想起当初的小越氏,曲志霖也不得不说自己的这个二弟虽然在官场个很玲珑,眼睛却不怎么好使。

    于氏还真是一个毒妇。

    曲志震没有说话,脸色阴沉似水,坐在书案后面沉着脸。

    “先说说燕丫头的事吧,她今天在太子妃灵堂前失礼,虽然没有传出去,但必然是真的,这事太子知道,景王知道,长玉长公主和季侧妃都知道。”太夫人叹了一口气,她这时候也冷静下来,眼下这事对于曲府来说才是最大的事情。

    “母亲,这事让燕丫头自己找景王解释。”曲志震冷声道。

    “让她去解释,她还是一个未出阁的小姐,怎么去说?”太夫人气的用力的拍了拍桌子。

    “母亲,不这样难道还能怎么样?燕丫头之前相中的是景王,景王对燕丫头也颇为不错,这事我看起来就象是个误会,燕丫头不会这么糊涂,待得和景王解释清楚了,就不是什么大事。”曲志震不耐烦的道。

    “这事还不是什么大事?若是让人知道太子和景王……”太夫人气的颤抖,这儿子还真的是一心想攀附上景王,居然觉得眼下的事情不是大事,还让曲秋燕私下里去见景王,这成何体统。

    至于曲秋燕会不会真的和太子有什么,太夫人现在也说不清楚了,于氏母女一心想攀附景王,眼下想攀附死了太子妃的太子,也是有可能的。

    但这话她也不便当着儿子的面说,曲秋燕再有不是,那也是儿子的亲女儿。

    “母亲,这事您不用管了,我会处置的,景王我也会派人去请的,若景王不在意,外面也不会有人传言,这种话谁敢说。”曲志震不以为意的打断了太夫人的话头。

    “好,好好,这事我不管,你自己管。”太夫人气的发颤,对于这个儿子越发的生气了,当初自己也是好言相劝,让他跟越氏好好的过日子,偏偏却对个从外面招惹来的于氏好的一塌糊涂,甚至还把怀孕的越氏送到庵堂里养胎去了。

    如果不是于氏说什么她早产了,怀疑是越氏的,当初也不会逼得越氏离开。

    太夫人气的站起来就要走。

    “母亲,您别生气,我现在也是没办法,若得到景王的谅解,燕丫头的事情就不是事情,若是景王不谅解,那就随意的找个人嫁出去吧。”曲志震伸手按着自己的眉心,脸色苍白,透着几分无奈,“可我必竟是燕丫头的父亲,总不能真的看她就这么毁了吧!”

    看儿子痛苦挣扎的样子,太夫人的心头一软,又重新坐了下来,一时间无语,书房内安静了下来,母子几个脸色都不好看。

    “母亲,这事就依二弟吧!”曲志霖看他们两个都绷着脸没说话,只得开口道。

    “好,这事就依了你,那于氏的事情呢?我方才问过了,这衣裳的确是于氏让人送到影丫头那里的,还是让影丫头挑的,后来影丫头挑完了之后,针线房的管事不小心摔了一跤,把手中捧着的衣物弄脏,而后又重新去换了送到我那里的。”

    太夫人道,目光落在二儿子身上,“于氏的确是有心要害影丫头的,这事你怎么看,越氏虽然一直在江南,但眼下越文寒就在京中,明天一定会有御史参你的。”

    “必然是会参的。”曲志霖自己也是御史,明白这事必然不会这么就这么过了,伸手揉了揉眉心,“参二弟一个治家不严,参于氏恶毒,妾室为正妻,参二弟和于氏早有勾搭,自身不正,越文寒甚至还可以说越氏当年之死有冤屈,说越氏是于氏害死的,说二弟宠妾灭妻。”

    这所有的条条杠杠连起来,如果真的参实了,曲志震的前途也算是毁了。

    越氏是江南的诗书世家,虽然在官场上的人不多,但都极有才文,在士林间极有威望。

    “那怎么办?”太夫人有些慌了,儿子虽然不长进,但必竟是儿子,她也不愿意看到儿子落到这么一个下场,“不如把于氏休了。”

    “不能休。”曲志震咬了咬牙道。

    “为什么不能休,这么一个毒妇,你还要留着不成?”太夫人气儿子到现在还看不清楚于氏的真面目,用力的跺了跺脚。

    “母亲,我膝下现在只有明诚一个儿子,若是我现在休了于氏,明诚就成了一个庶生子了。”曲志震低沉的解释道。

    想起曲明诚,太夫人一时无语,于氏母女她向来看不惯的很,但对于曲明诚又很喜欢,曲明诚大多数时间都住在东府,跟于氏住的并不近,往日里看起来也不亲近,倒是一个好的,如果真的让他成为庶子,太夫人又觉得心疼。

    “母亲,您先回去,我想想办法。”曲志震挥了挥手,眼下这种时候母亲和大哥都帮不了他,他只能另外想法子。

    “让她在家庙里清修吧。”太夫人站起来无奈的提议。

    “说她回来后一病不起,病重的起不了身,然后就在府里的家庙清修,这以后府里的事情,可能还得麻烦母亲和大嫂了。”细细思量一下,这也是现在唯一的法子了,曲志震皱着眉头应了下来。

    于氏出了这么大的纰漏,若不是一病不起,就只能休弃了,之前来的路上越文寒也曾经说过如果不让于氏给个交待,他不会放手的。

    但曲志震有不能休了于氏的理由。

    “好,我会让洛氏帮着母亲管好西府的内务。”曲志霖一口答应下来。

    几个人算是商量好了,太夫人和曲志霖离开,所谓家庙其实就在曲府最后面,靠近后院门处的一个空僻的院子,太夫人喜欢这里安静,就让人在这里建了一座小的家庙,往日里太夫人隔三叉五的就到这里来念经拜佛。

    待得他们离开,书房安静了下来,曲志震脸色阴沉的坐在书桌前的暗影处一动不动。

    一个小厮在门外禀报:“二爷,有……有人给您送了一封信过来。”

    “拿进来。”曲志震冷声道。

    小厮急忙进来,把手中的信递了上去,曲志震接过信,看了看信封上面熟悉的暗记,手一挥:“下去吧!”

    “是!”小厮急忙退了出去,而后站到门外。

    曲志震伸手打开信,一目十行的看了起来,待得看完,把信合了起来,脸上露出几分犹豫,好半响,神色才坚定了下来,拿起手边的笔,摊开一张纸,刷刷刷的写了起来,没一会时间一封信写好。

    待得写完把纸晾了一晾,拿出一信封插入,封好口,扬起道:“进来!”

    小厮急忙跑了进来,恭敬的行礼:“二爷!”

    “把信放好,别让人看到。”曲志震指了指书案上的信,低声道。

    “是,奴才明白。”小厮头也不敢抬的应声,然后取了信,放入怀中,小心翼翼的退后,等退到门口,才一溜烟的转身离去往后院门而去。

    出了后院门,上了一辆等候在那里的马车,一路离开,在外面转了几个圈子,最后来到一处门面不大的当铺,当铺门前零零落落的几个路人,看到马车也没在意。

    小厮跳下了马车,熟练的从怀里取了一块玉佩出来,大大方方的走进了当铺,当铺里也有人在,但不多,见有小厮进来,也只是瞟了一眼,谁也没在意,这种小厮、丫环过来当东西的事多了,有一些主子虽然败落了,但特别爱面子, 不愿意自己过来,派个下人过来最寻常了。

    小厮来到当铺的窗口,冲着里面探头过来的人道:“掌柜的,当东西!”

    “好勒,您啊!”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