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雨阁 > 科幻·灵异 > 皇门贵媳 > 第一百八十章 给表哥的信
听书 - 皇门贵媳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百八十章 给表哥的信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盛青安被盛尚书从屋子里面赶出去后,看着外面灰蒙蒙的天,站在院子的转角处,看着不远处枯萎的海棠花树,突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上一次在这棵树前,还是自己光鲜亮丽,是盛家最受宠爱的女儿,自己还在这棵海棠树下第一次看见了世子殿下,可这才过了多长时间啊,为什么一切都变了呢?

    盛紫安这个贱人彻底的压在了自己的头上,盛青安想想盛紫安出嫁时候的嫁妆,再看看自己的,心里面全都是酸涩,别说是盛紫安了,自己的嫁妆,都不如前几年出嫁的,自己的大姐盛红安的嫁妆。

    凭什么啊?

    都是一个母亲生出来的,为什么自己大姐的嫁妆就要丰厚不少!

    盛夫人头疼的厉害,她原本身体挺好的,但是在院子里面被禁足的那些日子,院子里面湿冷湿冷的,再加上盛夫人总是在生气,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头就总是疼,疼起来的时候,连床都下不来。

    听闻盛青安居然去盛尚书那里闹腾,盛夫人脑袋里面好像被人用锤子砸一样,脱口而出:“她就不能有一天让我省心的?真是来讨债的!”

    可也没办法,盛夫人只能坚持着起身,去盛青安的屋子。

    盛青安把嫁妆单子团成一团,扔在地上,盛夫人进去的时候,她脸色难看的像是抹了锅底灰。

    “这是怎么伺候小姐的!小姐怎么穿的这么单薄呢?”盛夫人看着只穿着单衣坐在那里的单衣,朝周围呵斥道。

    几个丫鬟愁眉苦脸,不是她们不想伺候,青安小姐原来穿的是那件,用紫安小姐的布料做出来的衣裳,结果一进门儿,就被青安小姐脱下来扔在了地上,谁也不敢靠近啊。

    看见盛夫人进来,盛青安也没什么好脸色。

    她在盛家这么多年,自然什么都知道,自己娘亲为什么着急从院子里面出来,还不是因为白姨娘要把管家的权利夺走了吗?

    盛青安觉得自己娘亲,为了和白姨娘置气,为了在自己爹那里重新得到宠爱,居然连自己的女儿都不管了!居然能同意自己这么单薄的嫁妆!

    盛青安一直觉得,自己娘亲能这么快从院子里面放出来,都是自己的功劳,要是自己不在爹面前求情,她怎么可能这么快出来?

    可她现在却背着自己做出这样子的事情,盛青安觉得自己被背叛了。

    盛夫人不知道自己这个愚蠢的女儿,到底又是什么地方不对了,居然还对着自己生气,盛夫人从被禁足的时候就知道了,自己这个小女儿,本来就不是一副聪明的心肠,还被自己养的脾气骄纵,现在后悔也没有用处了,盛夫人只求着她能安安稳稳找个人家。

    可现在看来,这个愿望,也不是很好实现了。

    盛夫人知道,她的嫁妆确实是单薄了些,可家里面确实也拿不出来什么好东西了。

    “娘,为什么我的嫁妆这么难堪,你们给盛紫安那小贱人那么多的嫁妆,就算我不要求那么多,至少也要像姐姐那样子吧?”

    盛青安气不打一处来,盛夫人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缓了口气,这才说道:

    “青安,不是爹娘不愿意给你,实在是府里面没什么好东西了,当年你姐姐出嫁的时候,国公府送来了不少好东西,家里面只能凑了你姐姐的嫁妆,这才不能在国公府面前丢人.....”

    盛夫人的隐藏意思是,国公府当年送来了什么齐家又送来了什么?

    齐家别说是送来的东西,他们还想着从盛家拿走东西呢?

    盛夫人没有来得及告诉自己女儿呢,到齐家的时候,一定要看管好自己的嫁妆,别让齐夫人那个老婆子骗走了!

    盛青安不知道盛夫人的意思,还以为盛夫人子羞辱自己呢。

    "娘,你是什么意思?齐家怎么样,又不是我能决定的,我可是你们的女儿啊!你们怎么能这么对我呢!"盛青安一边说着,一边眼泪就掉了下来。

    若是平时,盛夫人还能觉得怜惜,可现在盛夫人脑袋疼的快要炸开了,再听见她尖利的哭声,顿时苦不堪言,也不劝解了,转身就要走。

    “青安,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这么些年,盛家没有亏待你,娘更是把你当成心肝宝贝一样,可你现在居然反过来指责我们,娘真的很伤心....”

    说这,真的从门口迈出去了。

    盛青安从小就是这样,得不到的东西,就拼命的苦恼,拼命的惹事,到最后,自己娘亲一定会满足自己的,这一次,她还有一肚子的怨气没有撒出来呢,谁知道,盛夫人不按照常理出牌,居然甩手就走了,把盛青安惊讶的愣在那里。

    盛青安惊讶的哭嚎都忘记了,等反应过来以后,盛夫人已经离开了。

    盛紫安为自己和世子身上的毒素忧愁了半天,可光是忧愁不是办法,盛紫安一向是未雨绸缪,在事情没发生前,要想出来解决的办法。

    盛紫安有心要自己研究,可现如今,这里的研究环境,和自己身上的情况,都不是很允许,盛紫安想了想,就放弃了这个想法,毕竟是一门已经失传了的手艺,自己根本就不了解,贸贸然,可能会起了反效果。

    就在盛紫安思索的时候,脑袋里面突然想起来一个人,自己的表哥,杨修庭!

    他不也是跟着一个神医在学习吗?

    盛紫安对外面的事情不太了解,可白城那种人,在江湖上面都赫赫有名,上次盛尚书听说了杨修庭师傅的名头后,惊喜的神情,让盛紫安明白,自己表哥的师傅,也是个有身份的人。

    杨修庭自从上次从盛家离开以后,就离开了京城,他一直和师傅四处游走,研究些病症奇怪的病人,所以盛紫安也不知道他确切的地址。

    杨修庭只剩下盛紫安这么一个妹妹,所以对盛紫安一直都很关心,不时就会寄来信件,和盛紫安说说他的情况,也问问盛紫安的情况。

    杨修庭每一封信下面都会写上,他最近呆的地方,并且嘱咐盛紫安,若是没受到自己的回信,也不用着急,可能是他已经不在那个地方了,等他到下个地方安顿好了,再给盛紫安新的地址。

    盛紫安也难得在这个时代,有自己的亲人,而且这个哥哥人很好,还帮了自己那么大的忙,盛紫安的记忆里面,还隐隐约约记得,他们两个人小的时候,在一起玩闹的那段时光,所以盛紫安对杨修庭的感情,一直都十分的柔软。

    两个人一直这么断断续续的联络着,盛紫安想了一下,从抽屉里面找出来上次杨修庭的信件,写了封回信,把自己身子的状况写了个大概,问杨修庭他是不是能给自己些意见。

    找人送到驿站之后,盛紫安也做不了其他的事情了,只能安心的等着,希望杨修庭收到信件了吧。

    盛紫安如此思索着,不知道此时在世子府,同样有着另外一个女子,也在思索着。

    何思蕊在床上半躺着,手里面拿着药碗,那药汤的作用就是补气血的,前些日子白城从她这儿取了血之后,有好多天没来了,谁知道,前天有来了一趟,还是什么也没说,直接从何思蕊的手腕上取了两碗血,端着就走了。

    看的一边的小丫鬟宝儿和小水,都双股战战,这人身子里面到底有多少血啊,拿走这么多,何姑娘还能活着了吗?

    何思蕊咬紧牙关躺在那里,她刚刚有些气血的脸上,顿时再次衰败下去了,她本以为,自己在世子府,好吃好住的,好长时间提供一次血液,也还算是安稳的生活,等她稍微摸清楚世子府里面的情况,再做打算,可现在看来,她等不了那么长时间了。

    何思蕊是江南人,小的时候家里面穷,这才被卖给了一个大夫,被做成了药人,这么些年,虽然过程痛苦了些,可日子过的还算是金贵。

    这次被白城买走了,本来她心里面害怕着呢,谁知道,竟然来到一个她从没想到过的富贵地方,就连她住的屋子里面,都精巧异常,可想而知,这里面的主子生活有多么的奢华。

    到了这等富贵的地方,可自己却只能像是畜生一样,被那个看起来神经兮兮的大夫取血,何思蕊心里面是不愿意的,按照这种取血的方法,要是哪天他不乐意了,不得把自己杀死吗?

    自己一定要弄清楚,府里面究竟是什么人,用自己的血液!

    一定要想办法摆脱白城的控制!

    何思蕊想着,恢复了一点精力以后,让小水和宝儿更加努力的去打探府里面的消息,宝儿是原本世子府的下人,可她原本就是洗洗衣服的低微下人,后来被叫到这里,伺候何小姐。

    胆子小,嘴也笨。

    而小水是何思蕊自己的丫鬟,她也是头一次来到这么富贵的地方,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了,别说是打听事情了,生怕自己哪里做的不对,被打死呢!

    何思蕊没有办法,只能把心思再次打到了白城的身上。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