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雨阁 > 科幻·灵异 > 农门娇妻种田忙 > 第99章 任务
听书 - 农门娇妻种田忙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99章 任务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方恬也在心里想着,是呀,出去了,住在哪儿啊?赵家的家业,方恬一丁点也不清楚,确实有点麻烦,看来分家那天要好好的谈谈了。

    是夜,月光依旧皎洁,今日的赵祁和方恬睡的极其的香甜。

    第二天一早,婆婆李氏差人叫方恬过去,方恬心里纳闷,怎么这么早?方恬有些不想去,可是拗不过赵祁,赵祁让方恬过去,方恬想,这么急,或许是婆婆有事找自己,说不来,还是为了分家的事,方恬看着赵祁离开之后,不情不愿的去了婆婆那里。

    “娘,你找我有什么事儿?是分家的事儿吗?”

    一进门,婆婆边坐在那里,静静的等着自己。

    “恬儿,你来啦,我今天就是不想让你去田里,我想,有些事情,你应该知道了。”

    婆婆眼底有些忧伤,方恬不解。

    “娘,您说吧,我今天听您的,不去田里了,就在这陪您,天里有老七他们呢,咱们也放心。”

    婆婆见方恬这么说,于是,开始告诉一些,方恬不知道的,也是方恬一直特别想知道的,关于赵祁的,陈年往事。

    “恬儿,娘可是知道你的,你在第一次见到祁儿背上的伤的时候,娘要看你那神情,就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方恬没想到婆婆说到的事,是赵祁的事情。不错,赵祁背上的伤方恬一直想知道,可是苦于没有办法查,也没有来路查,好像有人在挡着,那个迷雾整天就在方恬的脑海里,令方恬找不到方向。

    方恬早就猜测,是婆婆,将这一切,全部隐藏在了黑暗之中。

    本来以为婆婆永远不会告诉自己,自己也以为会慢慢查到,结果,还没等自己问呢,婆婆就说了。

    “娘,我是有点好奇,赵祁的背上的伤,我觉得村民在恶劣,也不会有那么多的伤吧”

    就算方恬心里肯定,那绝不是普通的伤,但是面对婆婆,方恬还是小心翼翼为好。

    “光有点好奇吗,我想,你应该调查过吧。”

    方恬一听,心里大骇,婆婆怎么知道她查过,也就是说婆婆一直在暗处观看自己的一举一动,太恐怖了,照这样说,赵家的东西,婆婆应该清楚,但是方恬感觉婆婆并不是很知道一些事情,那么真想只有一个,那就是在面对赵祁的问题上,婆婆最清醒。

    看婆婆重视的样子,那就只能说明,赵祁变傻前绝对不简单。

    “娘,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就在这问一问,赵祁背后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

    既然李氏什么都知道,那方恬也就不和她拐弯抹角的了。

    “恬儿,你知道吗?娘就是一直在等,等你来问娘”

    方恬想,李氏才是个老狐狸。

    “可是娘觉得不能再等了,娘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不来问娘,还是说,你有什么顾虑,昨天看你们两个夫妻恩爱的样子,娘想了一宿,决定还是告诉你吧。”

    方恬在一旁静静的听着,既然李氏想了一晚上,看来这件事情非同凡响啊。

    “祁儿小的时候,就和现在的笙儿一样,乖巧,懂事,聪明,伶俐,真的就是人见人喜欢。可是有一年,祁儿病了,很严重,找各种各样的大夫,就是没用,祁儿就是不见好转,娘急的呀,求神拜佛什么事都做过。”

    方恬这才知道婆婆刚才眼底的忧伤是什么,提起这些往事,谁又能不忧伤呢。

    看着婆婆垂泪的样子,方恬走上前去,摸了摸婆婆的背,“娘,你慢慢说,不着急,那些伤心事都过去了,现在的赵祁我看啊,身体是又结实又硬朗。”

    李氏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摸了摸方恬的手,继续说,“可不是嘛,祁儿的身子现在啊,是终于不让我.操心了。”

    “哦,对了,刚说到娘是什么办法都用尽了,祁儿就是好不起来。后来啊,有一天,赵家府门口来了一个人,他说他能治好祁儿的病,娘一听,赶紧请他进来。他也不像是什么大夫,也没有给祁儿把脉,只是把祁儿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再摸了摸祁儿的骨头,然后就说,要祁儿和他走。”

    李氏说这个的时候有些激动,停了一下,继续道,“娘一听这话,当然不同意,一个陌生人,就想带着娘的祁儿,可是看着祁儿病得脸红彤彤的,眼睛紧闭,手也握拳,但就是不醒来,娘心里着急,那人又说,他可以先治好祁儿,但是祁儿醒来之后,一定要跟他走,娘就想着,只要能让祁儿醒来,什么条件娘都答应他。”

    回忆起那个时候的事儿,婆婆有些难过,“果然,他在府里住了一段日子,祁儿的病渐渐好了,娘心里也高兴,后来祁儿完全好了,那人告诉娘说,现在就要带祁儿离开。娘心里不舍,就告诉他,你看祁儿愿不愿意。”

    方恬给婆婆倒了一杯茶,婆婆接过去,一饮而尽,“祁儿从小就是一个孝顺的孩子,娘以为祁儿不会离开娘,可结果是,祁儿告诉娘,说他愿意和那人走,娘一想到他们这一走就不回来了,娘就开始哭,可那人却说,祁儿只是跟自己出去习武,会不定时回来,娘一听是习武,就觉得挺好的,这样祁儿的身体也会好很多,就让他们走了。”

    听到这里,方恬好像也明白了一些什么,赵祁曾经和方恬说过,自己从小和自己的师傅习武,今日听婆婆这么说,赵祁也没有说过他有别的师傅,那这个男人就是那个师傅了。

    那个男人,明明就是早就想要赵祁当他的徒弟了吧,为什么要等到那时候呢,那个男人又是谁呢。

    直觉告诉方恬,那个男人不简单,那现在那个男人在哪里,也没听过赵祁说他有什么师弟,师哥之类的,那个师傅就只有这一个徒弟,可是既然这样,赵祁现在这么受委屈,怎么不见他出来,你就这么忍心让赵祁这么委屈。

    方恬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大。

    李氏没有发现方恬此刻的疑惑,继续回忆着过去的赵祁。

    “之后果然应那人说的,祁儿时不时的就会回来,可担心死我了,那个时候家里还没有笙儿,我就整天想着祁儿,盼着祁儿,祁儿他爹说,让我别那么操心,祁儿年年回来身体都更加硬朗,我也放心了。”

    方恬之前从未听婆婆说过公公的事情,提起公公,婆婆又开始难过了,不过,赵祁也从未在自己面前提起过他爹的事,这让方恬有些诧异。

    看着婆婆想着赵祁爹的难过样子,方恬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毕竟自己也没有见过公公,这,就让婆婆先伤心一会儿吧,这么多年过去了,早就习惯了,估计婆婆也不会伤心太久。

    婆婆难过了一会儿后,接过方恬给的手巾,擦了把眼泪,继续道,“不提赵祁他爹了,都这么多年了,笙儿从小没见过他爹,唉……”

    拍着婆婆的背,方恬给婆婆顺气,“娘,不提了,不提了,还是说赵祁吧。”

    婆婆又叹了一口气,“那个时候,有了笙儿之后,我一门心思都扑到笙儿身上,对祁儿也就没了以前的那么担心,看着祁儿,渐渐长大,也放心了。”

    “可是我没想到啊,有一年祁儿回来告诉我说,他要参军,我一想,当兵的那么苦,一年又回得了几次家,这要是真的参了军,见不到祁儿事小,关键是你说那些当兵的,在外面是死是活,家人哪里知道呢?”

    方恬看婆婆脸上的焦急,好似又回到了那个时候,赵祁说要和他去参军。

    “别看祁儿现在成了这个样子,其实以前的祁儿可倔了,我说不让他去,他就偷偷的就跑去参了军,参军那天还回来看我一下,我知道是事情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也就随他去了。”

    方恬看李氏说着说着,脸上的无奈,却变成了有一丝丝的骄傲,“娘,赵祁在军队里表现得不错吧?”

    这也只是方恬的猜测,结果还真说中了,“是啊,恬儿,你不知道那时候的祁儿,每一次回来都让我觉得换了一个人,肩膀更加殷实,为人更加稳重,而且渐渐的,在军队里成了一把好手。”

    李氏想起那个时候的赵祁,眼底满是喜悦。

    “以前的祁儿,多么完美,偷偷告诉你,好多村里的小姑娘,每次见到祁儿回来,都会躲在赵家外面看,而且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祁儿那时候多受欢迎啊,我就想着,过不久啊,就给祁儿找一个媳妇儿,这样祁儿一个人在外,也就有了照看,哎呀,恬儿,我,我没有你不好的意思。”

    见婆婆一脸歉意,方恬微笑着,“没事,娘,我懂,跟我说说之后的事儿吧”

    “不得不说,祁儿的师傅很厉害,但是祁儿也很聪明,因为从小习武的缘故,祁儿在军队里升的很快,而且人缘也很好。本来以为祁儿就可以这样,一直平平安安的,可谁知道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婆婆眼眶一红,就要流下泪来。

    “由于祁儿身手好,为人又稳重,所以上面就派他出一次任务,可谁知道在这任务里被人下了毒手,受了重伤,伤好之后,祁儿就变成了痴傻,被军队遣送回家了。”

    方恬心生疑惑,既然赵祁身手好,那……

    也对,战争总是不长眼的,但是受了重伤之后,变成痴傻,军队里的人就直接把他送回来了,难道没有再过问?

    “娘,军队的人把他送回来之后,就没有说什么,或者之后就没有再过问?”

    李氏知道方恬的疑惑,“是啊,我也觉得奇怪,怎么军队里的人就光把他送回了,什么也没说,这两年也没有再过问一句。”

    这倒是很让人奇怪,赵祁到底发生了什么?恐怕只有赵祁自己知道。

    李氏走到方恬身边,拍着方恬的肩膀说,“恬儿,你现在也能猜到,祁儿背上的伤是怎么来的了吧,就是参军的时候打仗被人伤到的啊,那天他们军队的人把祁儿送回来,娘也是第一次看到,祁儿每次回来都是报喜不报忧,这次见他受伤的样子,娘当场都吓坏了,这不是娘的好儿子啊。”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