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雨阁 > 科幻·灵异 > 我当然爱你 > 第七十一章 空望远
听书 - 我当然爱你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七十一章 空望远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头部受到重创,简一大脑空白,眼睛一闭就昏死过去。

    有车冲进人群,只见车门一开一关,简一就这么被人绑了去。

    还是放学不久人潮涌动的校门口,光天化日众目睽睽。可见歹徒有多穷凶恶极目无王法。

    眼前的黑布被撤走时,简一恰好苏醒过来。

    混沌中,简一看到了黄毛面目狰狞到扭曲的脸。

    她才恢复清醒,黄毛呼来一巴掌,脑袋又开始嗡嗡作响混沌不清。

    脖颈刺痛,冰凉锋利的刀口划皮肤。简一瞬间头皮发麻。

    黄毛邋遢的披肩长发遮住他嗜血的眼睛,刀口往她的皮肉里更深一步。

    “简一,你去死。”

    他癫狂怒吼,举起刀刃,朝简一挥下。

    简一抵死挣扎,避开刀尖。

    两人翻滚扭打。简一衣服凌乱,胸口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

    黄毛顿了顿,他邪笑着捏住她下巴,力道大得出奇,简一感觉下巴已经脱臼。

    简一看到黄毛眼里的火,他如八爪鱼挣脱不开的魔掌抚上她的皮肤,不顾她的反抗一件件的脱去她的衣服。

    简一最后没了力气,闭着眼睛,绝望的等待最后的凌迟。

    如果她能活着出去,他定要告他强女干,让他身败名裂。

    如果她死了,她的爸爸一定会为她报仇雪恨,让黄毛不得好死。

    她死没什么好可惜的,只是可怜了她的父母白发人送黑怕人,中年丧女。

    黄毛见她这般视死如归的模样,仰天大笑,“一起下地狱吧。我不得好死,你也别想苟活。”

    他说完想更近一步,门却在这时被踹开了,一道敏捷的身影闪过,黄毛便被砚安哥压到地上。

    李砚安幽深的眼睛如冬日寒潭,冷得让人发悚。

    他握紧坚硬的群头,一拳一拳往脸上招呼,直到黄毛皮开肉绽、血肉模糊,直到身后的夏晚吟制止了他。

    于刺眼的光芒中,简一又看到了白衣盛雪的顾远。

    他目中怜爱,疼惜的拿出校服将简一裹好。

    “你没事吧?”夏晚吟关切的问。

    然后顾远问了一遍,李砚安也问了一遍。

    看着他们怜悯关切的眼神,简一什么感受也没有,心里出奇的冷静,好像刚才经噩梦一般的经历未曾发生。

    她只是觉得累,身上所有的力气都被抽干,没有力气讲话,没有力气眨眼。

    闭上眼睛,她沉沉睡了过去。

    没过几天,她听说黄毛在警察的追捕中不堪忍受跳河而死,尸体从河里打捞出来的时候,已经被河里的鱼撕咬得所剩无几。

    出了这件事情,简爸爸简妈妈再不敢让她独自去上学,每天司机接送,夫妻俩有空了偶尔也会亲自送送她。

    阿若走后,简一彻底变得沉默寡言,眼底也有超乎常人的成熟与冷静。

    某天语文课上,语文老师讲到了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语文老师讲到最后,走至她身边忽然摸了摸她的头说,“可能这个世界让人长大的方式有些极端。”

    不知为何,简一空空的内心深处,忽然颇受触动。

    变得冷漠寡情的她,竟会鼻头发酸当着所有人的面流出泪来。

    她喜欢上了教室走廊外空旷自由的天空。有时天气很好,天空蔚蓝如洗白云低垂,像极了她和阿若共同看过的拉萨的天空。

    顾远看书累了偶尔也会发呆,眼神不自觉去寻找那抹令人心悸的身影。

    他时常看到她站在教室外面的走廊上,抬眼眺望远方,面露忧伤。

    他心生怜爱,想上前去拥抱她。

    每次悄悄注视她,她但凡回头一次,便能瞧见他眼底那些奇异的东西。

    点点滴滴,历数来,都是些随时随时戒备影藏的爱意。

    他一直闭口不说,或许是在等她发现。

    他走至她身旁,黄昏下他的影子笼罩了她一半的脸。

    她终于发现了他,他嘴角淡淡一笑,望着远处无限美好的天空说,“日落真美。”

    而她木愣死板,他心中的汹涌,难以启齿的纠结,她都没有发觉。

    她望向天空的尽头点点头,“是啊,真美。”

    白驹过隙,光阴如梭,转眼就要高考。

    班主任找来简一,和她谈了谈学习上的事情。

    班主任问她,“快高考了,压力大不大。”

    “还好。”简一说。

    班主任有问她,“想考哪所学校?想好了没有?”

    简一脑海中浮现出阿若黝黑可爱的脸庞,“A大。”

    班主任说,以她的成绩考A大是没有问题的,其实她可以考虑考虑更加有名一些的学校,比如……

    简一答应,从办公室里退了出来。

    以前她想考政法大学和砚安哥同校,现在她只想考A大。

    她要为阿若实现她的梦想。

    去看阿若想看的楚河汉街,去吃阿若想吃的热干面。

    简一上了司机的车,透过玻璃窗,他看到了一路狂奔满脸焦急的西楚。

    西楚也看到了她,他急冲冲过来,气喘吁吁,“去机场,快点。”

    简一没有多问,让他上车。

    西楚告诉她,慢慢要去英国留学,她爸妈为了不让他去见她,竟让班主任把他关了起来。

    他刚从她隔壁的办公室里逃出来。

    两人到了机场,慢慢她就等在机场门口。

    大老远的,简一看到慢慢的爸妈好像一直在劝她进去,但慢慢死活不肯。

    “慢慢。”西楚的一声长啸划破天际,慢慢欣喜看他眼含泪光。

    两人的目光隔着数十米的距离,隔着匆匆的人群遥遥相望。

    慢慢的父母眼神不悦,没想到西楚还是来了。

    “西楚。”慢慢大声唤他。

    “唉。”西楚也高声答应。

    “要好好吃饭。”

    “好。”

    “要好好你妈妈的话。”

    “好。”

    “要好好学习。”

    “好。”

    无论慢慢说什么,西楚都说好。

    “老师!”简一低低叫唤。

    西楚还处于巨大的悲切之中,一只粗糙的大手扯住了他的耳朵。

    西楚吃痛,咬牙想逃。结果那手加大力气,耳朵疼得似被狠狠撕下。

    “臭小子,赶趁我不再逃跑,早知道我就打断你的狗腿。”

    西楚没想到他前脚刚走,班主任后脚就追来了。

    班主任扯他的耳朵要带他走,他疼得汗水直流对远处的慢慢大声说,“慢慢,我喜欢你。”

    “我祝你永远快乐。如果快乐太难,我祝你身体健康。”

    班主任依旧扯着他的耳朵不放,一直在他耳边骂骂咧咧。

    但他什么也听不清楚听不见,脑海里只剩下和慢慢离别前,慢慢含泪的双眼和她温柔动听的声音。

    简一跟在两人身旁,看着西楚红透的耳朵,简一真为西楚感到疼。

    安主任要不要把西楚的耳朵先放下?简一本想提议,她才开口便收到了班主任冷冷得目光。

    她怯怯低下头,紧紧闭上了自己的嘴。

    班主任凶神恶煞和西楚悲痛欲绝的脸成为了简一高中最后深刻的印象,除此之外还有铺天盖地的卷子和日益稳定的分数。

    简一听说夏晚吟毕业那天的班级聚会让她要向砚安哥表白,所以她没去。

    她不要再像个旁观者,亲眼见到他们在一起,手挽着手如胶似漆,更不要躲在角落里独守难堪不知所措。

    那晚她穿了身淡黄的裙,站在寒风凛冽的夜里,只为等他回来,和他说声再见。

    见到他,她没敢问她有没有和夏晚吟在一起。

    风轻轻掀起她的裙角,那晚的月亮和她一样寂寞,她等着他朝自己越走越近。

    他高大的身躯俯视着她,为她挡去了好些从风口灌入的风。

    她总觉得今晚的砚安哥眼神出奇的温柔,他从来没有这样看过她,或许是因为和夏晚吟在一起的缘故。

    忽然想起了一句话。

    我见到过山河的汹涌,感受过华夏的辽阔,最难走进的还是你的心里。

    他与她的磁场本就天生不合,她再强求也是无用。

    更何况,出于对阿若的愧疚,她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喜欢他了,再一起就更不能了。

    泪水不知何时模糊了双眼,她静静凝望他,声音脆弱低小,“在小王子离开玫瑰时,玫瑰说,我当然爱你,没有让你感觉到是我的不对。”

    “这句话你能对我说吗?”

    她还是有些自欺欺人,不甘心的想再要个答案。

    可他迟迟没有开口,她也没有耐心再等下去,等到最后不过也是一声抱歉。

    后来她如愿以偿考上A大,A市的热干面果然很好吃,可惜阿若都没能尝一口。

    楚河汉街她也去看了,她是夜里去的,河边风很大,璀璨的华灯点亮每一个角落,她坐在雕塑旁边和雕塑一起入画,她已经深深喜欢上了这里。

    阿若,如果你来,你一定也会很喜欢这里。

    宿舍里有一个女孩同简一关系很好,她叫鱼菲菲,大大咧咧个子很高的一个女孩。

    菲菲有一个很铁的哥们,打游戏的时候认识的,后来才知道是一个学校的学生。

    简一喜欢看他俩斗嘴,又逗又好笑,她总觉得他们一定会在一起。

    上了大学,她有很多追求者。她一心学习,无心恋爱。

    但还是有个人,赶也赶不走,骂也骂不走,她无法,只好告诉他,她心里有人,她不会和他在一起。

    那人叫乔易,军训的晚会上认识的。她和他跳了支舞,他就对她一见倾心,念念不忘。

    她对他很冷漠,就像当初砚安哥对自己一样,甚至还会朝他恶语相向。

    时间过了一年,他还是对她热情不减。

    有时候会给她送花,逢年过节就跑到宿舍楼下唱歌表白。

    她去西藏,他悄悄跟来,如无其事坐在她旁边。

    飞机飞到半途,机身颠簸,不断下坠,差点撞向雪山。

    出事前,乔易忽然紧紧握住了她的手,说话的声音很大,生怕她听不见。

    “如果你赶不上凌晨五点的日出,你不防看看傍晚六点的夕阳,我的意思是,你可以选择后者。”

    或许是因为生命面对威胁的恐慌,也或许是因为太想从悲痛的过去抽身。

    简一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她答应乔易说,“好。”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